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办公室熟女的哀羞
办公室熟女的哀羞

今天因爲要录入系统,公司的人都要加班。时间已经至晚上11点了,其

办公室都已经关门了,那些部门的人都已录完系统回家了,只有一间办公室还亮

着灯,房间里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是王昊,女的是他的同事刘惠娟。刘惠娟

是个典型的性感熟女,年龄38岁,几年前因爲发现老公有外遇,性格倔强的她

不管老公的苦苦哀求,毅然和老公离了婚,独自抚养一个上初中的儿子。她身材

较小有点中年女人的发福,胸前饱满的乳房总是将外套高高鼓起,屁股肥大把长

裤绷得紧紧的。王昊成天和她在一个办公室里,眼前总是晃动着刘惠娟丰满的乳

房和肥大的屁股,早就想拔下刘惠娟的衣裤,将这个已经熟透的女人抱在怀里好

好把玩一番。

  录入系统对王昊来说是小事一件,刘惠娟因爲对电脑不太熟悉,所以就请王

昊帮她,王昊早就等待这种能和性感成熟的刘惠娟独处的机会,所以一口就答应

下来,条件就是刘惠娟必须和他一起,理由也很充分,就是他对刘惠娟管理的项

目不太熟悉。现在系统他其实已经完成了,但是身性淫邪的他爲了把刘惠娟这个

熟妇留下来,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他故意说还有很多项目没有录,逼迫刘惠娟

不得不留下来陪着他,好几次刘惠娟想走,王昊都以巧妙的借口将刘惠娟留了下

来,毕竟人家是在帮自己,自己怎麽好意思一走了之。

  王昊借口上洗手间,目的是想确认一下公司里还有其他人在不。他在公司里

快速地閑逛一圈,发现除了自己办公室外,其他房间都已关门了,看来没有人还

在了。真是天助我也,王昊在心里不禁兴奋地高喊一声,同时吞了口口水,因爲

他想到不久之后自己就能品尝到刘惠娟这个动人熟妇的身体,下面的小弟弟一下

就翘了起来。

  回到办公室王昊借口天气冷,将办公室的房门关上,又坐在电脑前录系统,

当录到最后一个项目时,他故意询问项目情况,让刘惠娟过来看电脑。刘惠娟不

知到王昊的用心,走过来低下头,认真地看电脑里哪里出了问题。

  一阵女人的幽香扑臂而来,王昊心里一蕩,右手一下环住了刘惠娟的腰身,

左手则按在了刘惠娟那肥大的屁股上,两只手同时发起进攻,右手紧紧地将刘惠

娟抱在自己的怀里,左手则用力地揉搓刘惠娟极富弹性的美臀,这个屁股真是太

美了,王昊不禁由衷地赞歎道。

  突然受到侵袭,刘惠娟本能地开始了挣扎,但在强健的王昊面前,刘惠娟的

挣扎无疑是给自己添加强奸的快感而已。

  『住手,王昊,你这是做什麽?』回过神来的刘惠娟愤怒地问。

  『还能干什麽,当然是要和娟姐共赴巫山。』王昊淫笑道。

  『这怎麽可以,你快放开我』刘惠娟几乎是本能地反驳。

  『爲什麽不可以,我可爱的娟姐。我们在一个办公室里,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经常在梦里将你抱在怀里,细细地把玩你娇嫩的躯体。你不知道,你鼓胀的

双乳和肥大的屁股一直诱惑着我,好像是在请求我的临幸』

  『你乱说,我没有。』刘惠娟听到王昊的汙言秽语,不禁羞愤欲绝。

  『今天我终于等到机会了,我会好好品偿娟姐你的。』

  『不要,你不要这样』想到将被小自己十多岁几乎可以做自己儿子的男人强

暴,刘惠娟不禁感到恐惧,同时一股异样的感觉也在心里升起。

  『今天由不得娟姐你了,我吃定你了。』王昊对刘惠娟作出了无情的宣判,

同时也开始执行自己做出的判决。他把刘惠娟整个身体抱了起来,走到宽大的办

公桌前,将怀里娇媚的熟妇仰面放倒,一只手将刘惠娟死死地按住,另一只手探

到熟妇的腰部,解开了她的裤子。当裤子的钮扣被解开后,一股热气从女人神秘

的的私处冒出,王昊又是一蕩。他抽回按住刘惠娟的右手,握住她双腿的脚踝,

将刘惠娟的双腿高高提起,让刘惠娟的屁股离开桌面,只让她上身躺着。左手从

刘惠娟的屁股下面抓住女人的裤腰,一用力就将熟妇的黑色高档职业长裤拉到了

腿湾。

  当长裤被脱下后,刘惠娟感到一阵凉意,她知道自己已被强行脱掉了裤子,

现在自己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裤已经羞耻地暴露在了男人面前。她更加用力地挣扎,

乘着王昊脱下自己长裤的一瞬间,刘惠娟使劲挣脱开被王昊抓住的双腿,瞬势转

过身,快速地爬下办公桌,她想沖进洗手间,关上房门,然后再打电话报警。

  刘惠娟的挣脱,让王昊一愣,他没想到眼前的熟妇还有能力挣扎出自己的控

制。但随即他就采取了行动,迅速追了上去。

  刘惠娟此时穿着黑色的内裤在奋力奔跑,王昊紧跟在后面,从后面看着刘惠

娟两条雪白的大腿,以及随着奔跑左右摇摆的被黑色内裤紧紧包裹住的肥臀,他

又是一阵兴奋。王昊没有急于将熟妇抓回怀里,而是象猫捉老鼠般紧跟着刘惠娟,

目的就是想多看看熟妇挺翘的肥臀左右摇摆的诱人姿态。

  眼看快到卫生间门口了,王昊知道刘惠娟的用意,没有去抓她,而是突然加

速,抢先一步跑到洗手间的门前,堵住了熟妇的去路,刘惠娟因跑得太急,控制

不住身体,一下就闯进了早已在那里等待的王昊的怀里。

  『娟姐,你不是不愿意接受我的宠幸吗?怎麽自己扑进我的怀里来了,看来

你是故意挣扎来增加性交的情趣呀。』王昊就势将温香软体抱在怀里,双手环住

刘惠娟,一左一右分别抓在了刘惠娟肥大的左右臀瓣上,好整以遐地细细把玩这

个动人熟妇的美臀。

  『娟姐,你的大屁股真是极品啊,比之公司里其他几位被我玩弄过的女同事

的屁股都丰满,更有弹性,我太爱你的美屁屁了。我今后要天天品尝你的美屁屁』

王昊在体味了刘惠娟圣洁的美臀后,由衷地发出了一阵赞歎。

  『不要,放开我,你这禽兽』刘惠娟被王昊抱住,自己圣洁的屁股被这个男

人把玩品位,感到异常的娇羞。刘惠娟上身被王昊牢牢抱住,只有下身能动弹,

爲了躲避王昊的魔手,刘惠娟使劲摇摆着自己的屁股,然而这样的挣扎只是徒劳

的。

  『娟姐,你被我抚摸屁股不用兴奋地左右摇摆吧,哈哈。』在王昊看来,与

其说刘惠娟在奋力挣扎,还不如说刘惠娟在受到性侵犯后兴奋地扭动屁股以迎合

自己。

  『无耻』刘惠娟面对王昊的侮辱,只能说出这两个字了。

  『哈哈,我是无耻,公司里的女人,只要屁股挺翘肥美,乳房鼓胀饱满的,

我都会千方百计脱下她们的内裤和胸罩,让她们将自己最珍视的部位毫无保留地

暴露在我面前,供我玩弄。陈梅、黄茵她们已经将自己的大屁股供奉给了我,她

们的屁股的确非常诱人,每次我都会情不自禁地疯狂玩弄她们的大屁股,每次她

们都会在我的玩弄下兴奋地哭叫哀求。还有其他几个有姿色的女人,总有一天也

会被我拔下内裤,任由我把玩她们的屁股的。今天是娟姐你奉献自己屁股的日子

了,你的屁股在这条高档内裤的包裹下摸起来真是丝滑,我真舍不得脱掉它』

  『我不要,你快放开我。』刘惠娟听到上面这些话,心里一惊,她不知道单

位上已经有其他的女人身陷魔爪了,自己难道也会和她们一样,被眼前这个禽兽

任意玩弄,最终沦爲他的玩物?

  王昊还不急于发动最后的攻势,他只是在摸够刘惠娟的屁股后,无情地扒掉

了熟美妇人的黑色花边蕾丝内裤,将刘惠娟性感异常的大屁股从内裤中解放了出

来。当脱离了紧身内裤的束缚后,肥大又充满弹性的臀肉轻微地震颤起来。

  王昊将刚从熟妇身上脱下的内裤拿起来,将紧贴着美妇阴户的裆部翻开,放

在鼻子前使劲地闻着,象吸毒着贪婪地吸食毒品一样。

  『太香了,娟姐,你的内裤有一股女人的体香,还夹杂着一股尿液的味道,

这真是非常完美的收藏品啊。我有收藏女人内裤的习惯,当然我收藏的内裤不是

从商场上买来的,而是从女人身上脱下来的内裤,这样带有穿着它的女人体香的

内裤才是我的最爱。我已经有很多这样的收藏品了,今天我的藏品又会增加一条

了。』王昊说完,将刘惠娟那条内裤小心地放进了口袋。

  『无耻,无耻,无耻』羞愤的刘惠娟已经找不到其他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愤

怒了。

  『谢谢你的赞美,接下来,我要仔细品尝亲亲娟姐可爱的大屁股了,首先我

想看看娟姐的屁眼,这是女人最羞耻的器官,但是在我看来,这是女人最诱人的

器官了。不知道娟姐你的屁眼是不是象一朵盛放的菊花,我玩过的女人她们的屁

眼都没有另我失望,最好的是陈梅的屁眼,优雅得象一朵菊花,还带有轻轻的粪

便的味道。』

  说完,王昊又将刘惠娟抱回到办公桌上,这次没有让她仰躺,而是让她象一

条母狗一样趴在桌上,雪白的大屁股高高挺起。王昊坐在椅子上,脸恰好面对刘

惠娟的大屁股。他双手抓住刘惠娟的臀肉,向两边缓慢地扳开,一朵带有褶皱的

菊花从藏身的臀沟里暴露了出来。

  『太完美了,娟姐,你的屁眼简直是极品。』王昊看得喉头一阵阵地发痒,

恨不得将熟妇的屁眼整个吞下去。

  『啊,不要,那里很髒,求求你。放过我。』面对无情的羞辱,刘惠娟第一

次开口求饶,同时想用手挡住自己最羞于见人的器官。但是她面对的是一头发情

的野兽,她的哀求只能换来野兽的性欲。

  王昊擡手在刘惠娟雪白的臀肉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清脆的『啪、啪』声回蕩

在整个房间,富有弹性的臀肉随着拍打不停地战抖着,很快雪白的屁股变成了可

爱的粉红。

  『好痛啊,不要再打我的屁股了,啊……』性格保守倔强的刘惠娟被一个小

自己十多岁的男人,象教育小孩子一样的打屁股,这样的羞耻几乎让她崩溃。

  『娟姐,你不听话,不让我玩弄你的屁股,就要接受惩罚。不想屁屁挨打,

就开口求我玩弄你的屁股』王昊发出了无情的命令。

  『这怎麽可以,你放过我吧,我比你大那麽多,已经人老珠黄了,我给你钱,

你去找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吧。』刘惠娟想用自己的年龄提醒身后的禽兽放弃对

自己的侵犯,同时用金钱打动他,希望对方放过自己。但是她的算盘注定是会落

空的。

  『娟姐,你怎麽会人老珠黄,况且我是最喜欢象你这种气质样貌俱佳的人妻

熟女了,陈梅,黄茵被我玩过的女人哪一个不是象你一样的人妻熟女。在我看来,

此时的你最是风情动人的时候,你看你的屁股,又大又白,看得我心动不已。放

心,我是不会嫌弃你的,我还要娶你当老婆呢。』王昊不爲所动。

  『啊,我怎麽能当你的老婆,不要,快放开我。』刘惠娟见王昊没有放弃侵

犯自己,不禁悲从中来。

  『今天你落在我手里了,就不要想能逃出我的手心,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

好,今后你的大屁股都是随时要供我玩弄的。』王昊说着,又是重重的一下打在

刘惠娟的丰臀上。

  『啊……,痛,求求你,放过我。』

  『你不开口求我,我就一直打到你求饶爲止』

  『啊……求……求……你,不要再打我的屁股了,请你玩弄我的屁股吧。』

身心受到打击下,刘惠娟只能开口求饶。

  『既然你开口求我,那我就听亲亲娟姐的话,好好玩弄你的屁股。』王昊停

止了打屁股,俯身凑到刘惠娟的大屁股前,伸出舌头,开始舔弄人妻熟妇的屁眼。

  被可以当自己儿子的男人舔弄屁眼,刘惠娟感到一阵阵恶心,眼前这个男人

怎麽喜欢玩弄女人的屁眼,要知道,那是大便的地方啊。刘惠娟在男人舌头的舔

弄下,屁眼开始不停地收缩,象一只可怜的动物一样。

  『娟姐,你的屁眼很干净啊,一点粪便的痕迹都没有,只有一股沐浴液的香

味,我有点失望。屁眼嘛,就该有点粪便才叫屁眼啊,我最喜欢漂亮女人的屁眼

带有粪便了,这会形成极大的反差,让我更加兴奋。』

  听着男人的歪理,刘惠娟羞耻得不知道该怎麽回答,但是男人的下一句话让

刘惠娟感到了恐惧。

  『既然娟姐的屁眼没有粪便,那我就让娟姐你把肚子里的粪便拉出来,好不

好?』

  『不……,怎麽可以这样?我现在不想大解。』刘惠娟赶紧解释。

  『不想大便没问题,我有办法,刘晓梅第一次被我玩弄屁股时,也和你一样,

屁眼干净得很,但是最后她还是哭泣着当着我的面欢快地噗噗拉着大便。』

  『你想要对我做什麽?不可以』刘惠娟虽然不知道王昊会有什麽方法让自己

大便,但是出于本能,她感到害怕,自己一个30多岁的女人,平时举止端庄,

大便是自己感到最羞耻的事情,每次便完都要仔细地擦拭干净,现在这个比自己

小的男人竟然要强迫自己大便,更爲羞耻的是,还要当着他的面大便,想想都感

到羞耻之极,刘惠娟一下子紧张地绷紧了全身。

  『不要紧张,我会给你脘肠,就是把水用针筒注射进你可爱的屁眼,然后你

就会拉出大便了。我非常想看看平时端庄大方的娟姐大便时的曼妙样子,想着你

会哭泣地从你两瓣雪白的臀肉中间拉出粪便,我就异常兴奋。』王昊很温柔,但

在刘惠娟听来简直就时魔鬼。

  『不要,我不要在你面前大便,太羞人了。』刘惠娟又想跑。

  『呵呵,第一次可能不太习惯,但是完事之后你会求着我给你脘肠的。黄茵

第一次也是不可就范,但是后来她都是求我给你脘肠,黄茵拉的大便很臭,但是

我非常喜欢看她哭泣着排便的样子,每次排完,我都会兴奋地干她,连她的屁眼

都不擦直接和她性交,每次都能插很久,直到黄茵不停地谢身后昏死过去。』

  听着王昊说他是如何折磨其他的女人,刘惠娟更加恐惧,极力想挣扎王昊的

控制。但是这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的,王昊已经抱起刘惠娟走向了洗手间,来到

洗手台前,王昊将刘惠娟仰面放在台上,一只手从她的腿湾处用力向下压,使刘

惠娟的身体折叠起来,摆出羞人的姿态。这样的姿势是最另女人,特别是性格保

守的女人感到羞耻的,因爲自己最神秘的私处和屁眼都因双腿的弯曲而向上挺起,

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

  刘惠娟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但还是奋力地挣扎,同时哭叫着求王昊不要折

磨自己。王昊丝毫不爲所动,他已经抽取了300CC的清水,将针头对準了熟

妇不停收缩的菊花,一用力将针头刺入了女人的屁眼,接着就挤压针筒,将清水

缓慢地注射进刘惠娟的直肠里。

  冰凉的感觉从肚子一直升到大脑,刘惠娟悲哀地在男人面前接受羞耻的脘肠,

此时的她无法摆脱这个男人的羞辱,只能大声哭泣。随着清水注射完毕,刘惠娟

感到肚子胀得生痛,一股强烈的便意开始沖击大脑,噗的一声,一个响亮的屁从

屁眼里沖出来,让刘惠娟更加无地自容。她想到自己平时端庄高雅,此时竟然在

男人面前放屁,这样的羞耻让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不要再折磨我了,让我上厕所。』刘惠娟苦苦哀求着。

  『还不要急,再憋一会大便起来会更加感到快感。』王昊说着从口袋里拿出

一个肛门塞,将刘惠娟的肛门死死塞住。刘惠娟的肚子咕咕作叫,强烈的便意让

她不停地收缩肛门,肚子里的粪便开始一次次沖击顶住屁眼的肛门塞,徒劳地想

要沖开这恼人的障碍。

  王昊塞好肛门塞后,将仰躺的快要虚脱的熟妇轻柔地抱起来,但没有将她放

在地上,而是让豔熟的美妇双腿盘住自己的腰部,双手环抱自己的肩膀,王昊的

鸡巴此时已经高高地向美豔熟妇致敬了。他将鸡巴对準刘惠娟的阴户,用力一挺,

整跟鸡巴如利剑般刺穿了刘惠娟的阴户,全跟没入豔熟美妇窄小的阴户里。

  『啊……』一声凄婉的哭叫从刘惠娟的檀口中蹦出,受到如此粗暴的侵犯,

巨大的疼痛让刘惠娟眼泪直流,双腿因爲要掌握平衡没有大幅度地乱踢乱蹬,双

手却因爲疼痛松了开来,整个身体一下子向后倒去。王昊眼明手快,扶着美妇要

部的右手迅速向上撑住了刘惠娟的背脊,才没有让这个美妇摔在地上。

  『好痛啊,不……要,快……出来』刘惠娟在疼痛稍微缓过来后,双手不停

地拍打王昊,用力按住他的胸膛向外撑,同时大声哭叫着让王昊放开自己。

  王昊忍受着刘惠娟的拍打,右手用力将她的身体重新扶正,让她的双手再次

抱住自己的肩膀。做好这一切后,王昊的双手托住刘惠娟肥大的屁股,用力将刘

惠娟不停地向上抛起,随着美豔熟妇身体的下落,在要落在最低处时,鸡巴用力

地向上顶,使美妇刘惠娟受到异常激烈的性交。王昊用的是『蚂蚁上树』的姿势,

这个姿势最能让女人感受到性交的刺激,也最能令女人感到疯狂。女人全部身体

的重心都落在交合处,所以每次抽查都能保证鸡巴顶到最里面,次次都能直达花

心。

  刘惠娟何偿体会过这样的性交,王昊的鸡巴每次都象将自己的身体刺穿一样,

每次抽查都最大程度地在自己娇嫩的阴户里进行摩擦,加上屁眼处的强烈便意得

不到排解,没几下就谢了身,随着身体的一阵猛烈哆嗦,一股阴精从阴户里喷薄

而出,滚烫的液体包裹住王昊的鸡巴,让他舒服得上了天堂。

  王昊努力控制住精关,不让自己射精,待到刘惠娟的阴精不再喷射时,他又

开始了他的鞑伐,美豔的妇人再次受到强烈的沖击,开始发出娇啜。

  『啊……不……要再……插了,我……我受不……了……了,求求你。放

……过……我吧,我痛……死了。啊……啊……不……不要……啊……,下面

……快要……裂……开了。啊……啊……,好……美……,快……快……一点,

啊……我要……死……了。你……快放……开我,我……不……要被……你强奸,

啊……要上天了。』刘惠娟此时已经在王昊的淩辱下有了阵阵快感,也变得语无

伦次了。

  一个小时时的强奸,王昊也快到兴奋高潮了,只见他加快了抽查的频率,将

刘惠娟快速的抛起,快速地插入。

  『快……抽……出来,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刘惠娟虽然

被奸得神志不清,但是出于女儿身的本能,她知道王昊快要射精了,就使劲挣扎

起来,想要挣脱掉王昊的鸡巴,不让他将肮髒的精液射到自己清纯的身体里,虽

然身体被强奸了,但是只要精液没有射在身子里,多少也算保住了自己的贞操,

一旦被王昊在自己的身体里射精,自己以后还怎麽见人。

  但是王昊没有让刘惠娟如愿,最后大吼一身,将下落的刘惠娟紧紧抱住,鸡

巴使劲地插入后用力地顶住娇美熟妇的阴户,马眼大开,一股利剑般的精液大力

地射入刘惠娟的阴户深处,接着第二股、第三股……,数量之多,几乎将刘惠娟

的阴户塞满了,滚烫的精液不停地打在刘惠娟的子宫壁上,几乎将她又烫昏过去。

  爲了不让精液流出来,王昊在射完精后,仍然死死地抱住刘惠娟娇美的身体,

鸡巴也不顾刘惠娟的哭叫挣扎死死抵住她的阴户,同时将刘惠娟放平在地上,将

双腿提起,不让精液倒流出来。

  刘惠娟在王昊的淫辱下毫无办法,无论她怎样挣扎,都无法摆脱王昊的控制,

只能让王昊的精液流进自己的圣洁的子宫里。此时刘惠娟已经哭肿了双眼,但是

巨大的耻辱仍令这个端庄高雅的美妇不停地流泪。

  高潮过后,屁眼的便意开始取代高潮的快感,不停地沖击感觉神经,但是全

身因爲刚才的淫辱,没有半点力气,根本没有办法自己走到厕所去。10多分锺

后,王昊已经恢複了活力,他从刘惠娟的身上下来,看到刘惠娟秀目紧蹙,额头

出汗,才想起刚才给美豔的妇人脘过肠,还没有让她排泄出来,刚才因爲激烈的

性交让刘惠娟暂时忘记了屁眼的疼痛,现在高潮过后,强烈的便意又开始折磨这

个美豔的熟妇了。

  王昊微微一笑,将刘惠娟娇美的躯体抱起来,放在大腿上,双手爱怜地抚摸

着刘惠娟美丽的脸庞。刘惠娟休息了一会之后,终于有力气开口了,她开口哀求

眼前这个男人:『我要上厕所,快,求求你放我去厕所。我忍不住了。』

  『亲亲老婆要去厕所做什麽啊?该不会是刚才没有舒服够,还想去厕所自慰?』

王昊故意装傻问道。

  『不是,啊……,我想去……』出于羞耻,刘惠娟很难说出『大便』两个字。

  『想去什麽啊,说清楚,不说清楚不準去。』王昊继续羞辱这个娇美的美妇,

同时还用手去拔肛门塞,将肛门塞拔开一小点,又是噗的一声响屁,就在美妇的

大便即将喷出的一瞬间,王昊又将肛门塞塞住。

  『啊……,不要,我想去……大便』刘惠娟只能哭叫着说出了这羞耻的两个

字。如果此时有人看见这个场景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一个30多岁的美豔熟

妇,被一个比她小上十多岁的男人抱在怀里,上身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但是下

身却是赤裸着,在双腿根住还有湿滑的精液,就这样被男人抱着,哭叫着对男人

说要去大便,这样的场面异常淫靡。

  『哦,原来娟姐想去便便啊,那就求我给你把便吧。』王昊丝毫没有放手的

意思。

  『你简直不是人,强行占有了人家的身体,还要这样折磨人家。』刘惠娟气

得没有半点办法。

  『那好啊,既然你不求我,那我们开始第二次亲密接触吧。』说着,王昊又

将鸡巴对準了美妇的阴户,龟头已经刺入了刚刚遭受蹂躏的阴户。

  私处被异物顶入的感觉传来,刘惠娟吓得大声哭叫『不要,求求你,请你给

我把便吧。』在男人的淫辱下,美豔的熟妇就象一只待宰的羔羊,任由男人淫辱。

  『哈哈,既然亲亲娟儿这样求我,那我就勉爲其难地帮美豔的娟姐大便,我

们走。』说着,王昊就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向公共厕所走去。

  『不要,房间里不是有厕所吗?爲什麽要去过道。』刘惠娟一阵慌乱,就这

样被一男人赤裸地抱在怀里,如果被同事看见还怎麽见人。

  『我怕你把卫生间弄髒了,在公厕里你尽情排泄都不怕。』王昊没有停下的

意思,又采用蚂蚁上树的姿势,将刘惠娟娇嫩的躯体对準自己的鸡巴,用力挺了

进去,就这样边走边抽插怀里的美妇。

  『啊……不要,这……样不……行,我……受……不了……了。啊……啊

……』刘惠娟的阴户再次受到王昊的淫辱,哭叫着要求王昊停止。

  王昊没有停,依然边走边对怀里的美妇进行大力的鞑伐。进了厕所后,王昊

并没有让刘惠娟马上排便,而是将她的背顶在墙上继续抽送着鸡巴。很快,刘惠

娟又到了高潮,此刻的刘惠娟感到要小便了,她哭叫着哀求王昊:『你快……停

下,我……要……小便……了。』

  『哈,大便还没有排出来,现在又要小便了,没事,你想尿就尿吧。』说完

依然我行我素地抽插着。刘惠娟在王昊的淫辱下,再次攀升上一个新的高潮,只

听得一声娇嫩凄哀的呻吟,女人身体一阵哆嗦,下体突然喷出了一道微黄的水柱,

打在了王昊的腿上。刘惠娟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和男人的性交时尿

尿,她羞耻地将头埋在王昊的肩上,张开樱桃小口使劲地咬这个羞辱自己的男人。

  感到一阵痛意,王昊反而更爲兴奋,猛烈地抽送着鸡巴,很快又在美妇的阴

道里喷射了。

  爽过之后,王昊将刘惠娟抱住,让她的背靠着自己的胸膛,双手抄起她的腿

湾,将她的屁眼对準了马桶。刘惠娟没想到自己会被男人象给小孩把尿一样,以

这样的姿态在男人面前排便,她感到异常羞愤。

  看到刘惠娟羞愤的样子,王昊感到异常满足,一个端庄高雅的美妇,被自己

这样抱在怀里,被迫在自己面前露出一个女人最羞耻的一面,这是何等的满足。

  只见刘惠娟身体又是一阵战斗,同时『啊』的一声娇呼,王昊通过对面镜子

看见怀里美妇的屁眼一阵频繁地收缩后,一股黄浊的水柱从那菊花中喷射而出,

伴随着噗噗的放屁声,一大截又粗又黄的粪便从女人娇豔的屁眼中涌出,掉落在

马桶里。美妇的粪便一根接着一根,争先恐后地从屁眼里挤了出来,扑通扑通地

掉落在马桶里。

  终于在男人面前羞耻地大便了,刘惠娟控制不住地大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

边痛快地排泄着,由于忍受不了这强烈的羞耻感,刘惠娟昏了过去。

  当她醒过来时,自己已经回到了办公室,王昊正在自己旁边,淫笑着看着自

己,下身的疼痛感让她回到了痛苦的现实,自己被面前这个男人淫辱了。

  王昊见熟妇刘惠娟清醒过来,就笑着说:『娟姐,你醒了,刚才你在熟睡时,

我已经将你沾满大便的美屁屁用嘴清理干净了,娟姐,你的粪便也满好吃的,以

后我会经常品尝你诱人的小屁眼的。哈哈。』

  刘惠娟听着王昊的话感到暗暗吃惊,她实在不知道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究竟

是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怎麽会对自己的大便如此感兴趣。不过此时她已经无力在

去思考这些了,只想快速离开这个犹如地狱般的房间。

  『拿来。』刘惠娟对王昊说到。

  『娟姐,你要我拿什麽给你,难道是我的小弟弟吗?』王昊微笑着问道。

  『把我的内裤还给我,禽兽。』刘惠娟愤怒地吼到。

  『哦,娟姐,你的内裤我说了已经成爲我的收藏品了。』王昊双手抱胸绕有

兴趣地看着刘惠娟,这个美豔的熟女生气的样子真是漂亮,平时端庄高雅,此时

杏目圆睁,柳眉倒竖,满脸怒容的样子让人看了更加爱恋。

  刘惠娟知道面对这个无赖是不可能讲什麽道理的,她默默地拿起身旁的长裤,

纽动小蛮腰缓慢地穿上了裤子。当她刚刚将裤子拉到腰部,正準备扣上钮扣时,

突然感到背后伸过来一双大手,将自己死死抱住,刘惠娟心里一下陷入了无尽的

恐惧。

  『你要做什麽?』刘惠娟颤抖地质问。

  『刚刚看你穿裤子的时候,你的大屁股一扭一摆的样子真是太迷人了,我的

兴趣又来了,刚才我太猴急了,只顾着迅速占有你的身体,连你傲人的乳房都没

品尝过,现在就让我给亲亲娟姐一点补偿,这次我会非常温柔的。』王昊魔鬼般

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让我走,你这个禽兽,你已经侮辱了我,还想怎样?』刘惠娟哭叫的同时,

身体已经被强壮的男人拦腰抱起向洗手间走去。刘惠娟的心里开始滴血了,随着

王昊的脚步,她感觉自己正在一步一步向地狱最深处跌落。随着洗手间的门被关

上,里面再次传出女人的哀号哭叫……。